曾轶可新歌化身“黑暗中的舞者” 以灵魂的盛放诠释暗调美学

2019-11-18 13:50:11 星娱乐 有35人已阅读 已有0条评论

想象一幅末世纪景象:在萧瑟颓圮的街头,因寒冷而颤栗的人,还能否在角落里唱出一首歌?

 

在赫拉巴尔《过于喧嚣的孤独》里,一个劫犯拿出小刀逼迫路人听他念诗;念毕,帮路人捋好衣服向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只是很久没有人愿意听我念完一首诗了。”

 

越是倔强的美丽,就越是散发出迷人的气息。像是身处悬崖仍开得狂野的花朵,如此令人屏息的生命,怎么可能会被视而不见?

 

艺术家们无法割舍这种充满冲突的美,仿若那是一道进入神秘殿堂的门,它与绝望难舍难分,又以倔强的生命诏示存在,它是泥潭里的玫瑰,也是备受岁月淘洗的美丽面容。

 

这同样也是曾轶可所体认的美学,又一次颠覆了人们对她的想象。她就像是那无畏的花朵,永远在以自己的姿态开放,用灵魂高歌,击碎藩篱。而这一次,她选择扮演的,是一位《黑暗中的舞者》(Dancer In The Dark)。

 

钢琴低声哀诉的衷曲拉开序幕,似一个忧伤故事的开篇,还未来得及四下观望,已经被她轻浅的吟唱带走,逡巡在黑暗无光的街道,随处可见“下水道肮脏街角”、“漏雨的破旧屋顶”,在举目可望的孤绝里,她以空灵的吟唱希冀着“天使降临”。

 

紧密的鼓点突袭而来,骤入合成器铺垫的暗调氛围,但她在风暴中从未有半点胆怯也绝不甘沉沦,放声高歌着“无人知晓也要/无人聆听也要/无人赞美也要/在黑暗中舞蹈”。那声嘶喊而出的“舞蹈”,不知积淀着多大的勇气。

 

爱伦·坡曾给乌鸦赋予绝对的压抑和悲情,那声“Nevermore”给原本凄冷无望的环境又增添了无处遁匿的阴郁。但于黑暗中独舞的曾轶可,却不惮于和乌鸦作伴。乌鸦以对生死的觉悟拥抱起命运中的不幸,又在刹那间化为最有诗意的“同在”。它承担起苦痛的同时,也让生命的忧郁升华成为庄严。

 

还记得刚才的那个问题吗?末世纪的景象里,一个消瘦的身影正忘情舞蹈——这样的难言之美,只能歌以咏之。

相关阅读:曾轶可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评论内容仅为网友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回复[]:清除

已有0条评论

本月热点 本周热点 今日热点
Top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