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嘻哈幕后产业链:饶舌歌手被收编,组团商演出场费翻百倍

2017-09-03 17:05:09 星娱乐 有220人已阅读 已有0条评论

中国有嘻哈幕后产业链:饶舌歌手被收编,组团商演出场费翻百倍

一种轰隆隆的音乐形式在这个夏天开始流行。

在音乐选秀节目陷入审美疲劳之际,爱奇艺推出的国内首个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开始崛起。

播出11期以来,《中国有嘻哈》以平均2亿/期的播放量让2017年夏季为之燥热。一群地下rapper开始走到地上,一批喊着“freestly”的观众成为嘻哈爱好者。而一个夏天之前,他们可能还是摇滚或民谣的粉丝。

正如频繁出现在Hip-hop歌词里的“Money”,几乎是一夜爆红的rapper们开始了大大方方的捞金之路,有了翻百倍的出场费和接到手软的商演,逐渐签约经纪公司,开始接受民谣、摇滚曾经历过的造星流水线。

8月30日决赛的一场直播事故,却让原本口碑爆棚的嘻哈节目遭到网友集体讨伐。一时间,黑幕、内定、圈钱等吐槽满天飞,其中以红花会为代表的大热选手也频遭扒皮。

Hip-hop的霍格沃茨学院

红花会,一个略带神秘感的名称,出自金庸首部小说《书剑恩仇录》,创立者弹壳(K9999)取这个名字,意在团结坚定,战无不胜。

中国有嘻哈幕后产业链:饶舌歌手被收编,组团商演出场费翻百倍

“我砸碎了钢琴毅然选择说唱,一个广东人要在西安的土地发光发亮”。

2011年,来自广东汕头的弹壳(原名刘嘉裕)毅然决然选择到说唱氛围浓厚的西安发展,在拿下当地多项Hip-hop赛冠军后成立红花会,并火速成为西北地区极具影响力的Hip-hop团队。

随后,红花会以旺盛的创作力及欧美、中国风结合的独特音乐风格,迅速在内地Hip-hop圈建立权威。除了音乐质量本身,红花会更被人津津乐道的是大胆露骨的词作内容,和他们“Keep it real(真实生活)”的态度表达。

扎根西安、暴走全国的红花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顶级Hip-hop音乐人。目前主要成员有大火的PG one、艾福杰尼、小白、TT、丁飞、贝贝等,其中有近20名成员参加了此次大火的《中国有嘻哈》,并在六强选手中占据三个席位。

一直以来,饶舌难以融入主流音乐圈子,嘻哈歌手因此很少得到唱片公司青睐,当然不排除部分对商业化嗤之以鼻的rapper拒绝签约。他们赚钱的方式,往往只是成立自己的厂牌(音乐厂牌,指音乐专辑的出版公司,特别是摇滚或独立音乐等领域),在各大城市的live House走场演出,总体收入并不体面。

很明显,红花会成员并不排斥嘻哈商业化,对于这个已在“地下”建立起嘻哈王国的Hip-hop团体,缺的不是作品,而是平台。

2017年年初,积累了巨大号召力的红花会受到中国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摩登天空的关注,并与该公司Hip-hop厂牌MDSK正式签约,成为该厂牌签约的第一组地下Hip-hop艺人。

地下rapper们的大众舞台梦从这里开始。

红花会背后的筑梦公司

1997年,“清醒乐队”主唱,29岁的沈黎晖在玩了十年摇滚后,为给乐队出唱片,创立了摩登天空。

中国有嘻哈幕后产业链:饶舌歌手被收编,组团商演出场费翻百倍

那个年代,还没有带着耳机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人们,有的只是午后或傍晚,将卡带放入复读机,轻轻按下播放键的惬意;放学的背包少年钻进音像店,认真挑选喜爱的磁带、CD。在那个几乎没有免费音乐的年代,手掌大小的磁盘成为人们的心中最爱。

但不久,横空出世的互联网让人们可以不花一分钱听到想听的音乐,这一革命性的现象也几乎革了唱片公司的命——CD、磁带卖不出去了。

随着整个行业的衰落,摩登天空也进入低谷,入不敷出,不断有员工出走,最困难时欠下了两百多万的外债,员工只剩下三个人。就这样,沈黎晖在摇摇欲坠的摩登天空中坚守了十年。

转折点出现在2007年。

这一年,沈黎晖嗅到了新的市场需求——互联网让音乐停留在线上,而人们亟需拓展线下空间。2007年10月,首届摩登天空音乐节登陆北京海淀公园,沈黎晖也因此被誉为中国音乐节市场最早的开拓者。

如果说摩登天空音乐节开辟了音乐节的战场,草莓音乐节才真正让摩登天空一战成名。

2009年5月1日,北京暴雨,乐迷们带着各种含有草莓元素的配饰来到通州运河公园,自发在草地上铺上长达十几米的巨幅海报,上面印着音乐节logo——一个草莓火箭。这就是沈黎晖口中“更骚”的草莓音乐节。这之后,摩登天空一步步将“草莓”运作成国内最大的音乐节品牌。

如今,摩登天空旗下音乐节业务包括摩登天空音乐节、草莓音乐节以及其它一些小型的音乐节。沈黎晖向媒体透露,目前摩登天空60%的收入来自音乐节。

流行制造者

从摇滚歌手到商人,不少音乐人是很不屑的。“摇滚歌手沈黎晖开公司了”,当年这样调侃的声音不绝于耳。

不过,游走于音乐人和资本家之间的沈黎晖并不在意这样的看法。

“我想强调的是,这个钱没法控制我,我也不想变成钱的奴隶,我们拿再多的钱,但还是我们自己主控所有的局面。”不想变成金钱奴隶的沈黎晖开始开辟除音乐节以外的产业。

2013年,民谣歌手宋冬野因《董小姐》、《斑马斑马》等歌曲突然爆红,演出场地也从小酒馆搬到能容纳万人的工人体育馆;2015年,民谣歌曲《南山南》登上《中国好声音》,并在短时间内火爆大江南北,这首歌的原唱马頔和他所创立的民谣厂牌麻油叶也获得不小关注。

无论是知名度较高的民谣歌手宋冬野还是马頔,背后都有一双资本的手在推动。

2015年,麻油叶宣布与摩登天空签约。麻油叶是马頔在2011年创立的民谣厂牌,创始人包括马頔、宋冬野、尧十三等。

有人说,今年开始喜欢嘻哈的,和两年前喜欢民谣、三年前喜欢摇滚的,可能是同一帮人。沈黎晖一不小心成了流行制造者。

拥有将小众音乐搬上大舞台梦的沈黎晖还在不断物色优秀音乐人。目前摩登天空签约的音乐人大概有50个,包括有“新一代摇滚之父”之誉的谢天笑、左小祖咒、彭坦、新裤子、张蔷、超级市场、宋冬野等,几乎是签约音乐人最多的公司。

这个夏天,摩登天空又在民谣、摇滚等小众音乐和音乐节的基础上开发了另外一条路线——向Hip-hop这一极具潜力的市场进军。

2016年11月,摩登天空宣布成立Hip-hop厂牌MDSK并签约陈冠希、中国好声音人气选手万妮达等,并在2017一开年签下红花会,完成嘻哈版图的再次扩张。

不止于做音乐

经过20年发展后,沈黎晖希望摩登天空可以变成一个从音乐出发的消费类公司。于是摩登开始从音乐节向周边产业辐射。

今年4月底,摩登天空旗下新业务ModernSky Lab艺术中心北京店试营业,沈黎晖说,如果顺利,三年内会开20家。

沈黎晖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很难定义摩登天空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既是一家音乐公司,也是一家消费公司,更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摩登天空开始将旗下所有的艺人都推到互联网音乐平台上,还收购了演出票务App“POGO看演出”,做票务加社交。除此之外,还开辟了线下演出的互联网入口——app“正在现场”,将音乐节、livehouse等演出资源搬到线上。

“摩登天空更像是一个操作系统,音乐节、演出、艺人、视频、票务等是不同的软件应用,场馆运营则是硬件。”

靠近20年的积累,摩登天空构建了一套沈黎晖所称的“操作系统”:艺人经纪、版权、场地运营、演出和音乐节、线上直播和票务等,各环节立体地包围了整个音乐产业链。沈黎晖向媒体透露,摩登天空今年营收在3个亿左右,利润约5千万,且以每年近一倍的速度在增长。

中国有嘻哈幕后产业链:饶舌歌手被收编,组团商演出场费翻百倍

“摩登天空在每一个板块都有竞争对手,但我们没有遇到能在所有板块都和我们是竞争对手的公司。我们没有对手。”

相关阅读:中国有嘻哈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评论内容仅为网友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回复[]:清除

已有0条评论

本月热点 本周热点 今日热点
Top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