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2020-02-14 13:03:02 星娱乐 有115人已阅读 已有0条评论

游戏直播行业或迎新一轮洗牌。不久前,斗鱼直播创始人、CEO陈少杰接连卸任了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举可视为斗鱼和虎牙合并做准备。与此同时,伴随着快手与B站的积极入局,看似平静的游戏直播行业正暗潮涌动。

对于游戏直播行业在2020年的发展,有分析师预测称,疫情导致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国家针对互联网娱乐产业的政策或趋于宽松,这将有利于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同时,游戏直播行业与5G、AR、VR等技术的密切结合,将会成为电竞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与细节。

斗鱼虎牙合并提速?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2月开始,陈少杰先后卸任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武汉斗鱼网络直播技术有限公司等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随后皆由高杰担任。与此同时,高杰目前也是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对此,斗鱼方面回应称,“基于公司日常业务需求进行的常规变更”。不过在外界看来,此举更像是为斗鱼直播与虎牙直播合并做的准备。

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斗鱼直播创始人、CEO陈少杰。

从2018年3月8日,腾讯分别以6.3亿美元和4.6亿美元投资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开始,外界关于“在腾讯主导下,斗鱼与虎牙合并”的猜测从未间断。按照当初协议,在2020年3月到2021年3月之间,腾讯可以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直播剩余股份,最多达到50.1%的控股权。此外,根据斗鱼的招股书显示,腾讯约持有约40%的斗鱼股份。

实际上,在2019年斗鱼直播继虎牙直播之后成功登陆美股后,腾讯便更加重视整合游戏直播业务。2019年3月,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其主要任务之一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3家,意图平衡三家互挖主播的竞争、控制整体消耗。有报道称,虎牙于2019年10月新任命的CEO助理便曾但任腾讯产品总监,也曾是腾讯游戏直播业务部负责人的下属。

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陈赫曾以主播身份亮相虎牙直播。

与此同时,腾讯还在关注平台内容与主播资源的整合。2019年8月,腾讯游戏官方发布了主播扶持计划,首期面向的平台有斗鱼直播、虎牙直播以及企鹅电竞三大平台,第二期则增加了触手直播。目前,共有400多名主播加入,认证主播粉丝数超过4.4亿。

不过,在易观分析师廖旭华眼中,斗鱼与虎牙的合并仍存在许多困难。“合并可能性比较低”,他分析称,如果要合并将会涉及斗鱼、虎牙、腾讯以及欢聚时代四个独立上市公司,“不管以什么形式合并,财务成本和时间成本都非常高,股东、管理团队的阻力也会很大,甚至给腾讯带来一定风险”。

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虎牙、斗鱼合并之事,也牵涉到欢聚时代。

廖旭华认为,即便是“合并”也只是象征意义上的行为,“因为实质合并的收益还抵消不了带来的成本和风险”,廖旭华分析称:“假设合并也不会对行业造成很大的实质性改变,反而可能给其他竞争者提供机会”,

“斗鱼与虎牙的合并是完全有可能的”,艾媒咨询董事长兼CEO张毅向南都记者表示,斗鱼直播与虎牙直播都踩中了游戏直播的风口,在用户规模与市场占有率的表现都十分出色,但由于相互之间的恶意挖角、赛事版权争夺等,两家在资本市场表现并不十分出色,市值总和还不到60亿美元。张毅称,腾讯作为两者的共同股东,这很显然不是其愿意看到的结果”。

“因为斗鱼与虎牙之间‘内耗’的损失数以亿计,所以业内一直都有斗鱼、虎牙与企鹅电竞等3家合并的传言。”广州某直播平台的负责人表示,具体运作或许会借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对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的整合和管理方式。针对该观点,也有分析师表示,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等是打包好了再一起上市,而斗鱼直播、虎牙直播本身目前已各自上市,再整合的难度要大得多。

快手、B站成行业搅局者?

毋庸置疑的是,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一直都占据游戏直播行业的前两位。如果两者真的合并,游戏直播业的产业格局是否因大局已定而归于平静呢?答案或是否定,因为在赛道上已经有其他企业开始发力。

2019年,向来“佛系”的快手也一改往日常态,开始积极向外界发布了其游戏直播数据。截至2019年11月底,快手游戏直播日活达到5100万,游戏短视频日活达到7700万。

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值得一提的是,快手2019年7月中旬首次公布的数据称,其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跃用户破3500万,游戏视频用户日活达5600万。而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6月5日,斗鱼的日活数为1500万、虎牙的日活数为1100万。

不过,根据小葫芦大数据平台显示,各直播平台TOP1000的游戏直播收入占全平台收入的63%,可见头部主播仍是平台主要收入来源,而头部主播不足仍是快手游戏直播的一大弱项。

或许,正是为了弥补此短板,快手于2019年7月推出了“百万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强化对中腰部和尾部游戏创作者的专业化管理,通过加大对游戏内容创作者的资源扶持力度,给予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更多的站内流量,扩大曝光。

“目前,我们在头部主播的培养上有一些进展和成果”,快手方面对南都记者表示,2018年时,快手5个千万粉丝以上的游戏主播都被其他平台挖走,而快手于2019年开始发力运营游戏直播业务后,目前已重新培养出6名千万粉丝级的主播。“今后我们会在更多头部主播的孵化,中小主播的培养以及他们收入的增长,快手游戏主播的站外声量提高,以及站外KOL的吸收和签约方面,展开进一步的工作。”

对此,陈少杰曾在斗鱼2019三季度财报分析电话会议上表示,快手进入游戏直播行业目前对斗鱼没有带来直接竞争,行业竞争格局并没有发生显著的变化, “相反快手的流量大,对整个行业提升是非常有利的。游戏直播行业赛道足够大,目前渗透率仍然较低,行业发展会有很大潜力。

张毅对南都记者表示,想进军游戏直播领域远不止快手平台,因为游戏直播不仅仅是游戏用来进行用户推广的工具,其未来可能还会衍生出新的独立行业,“尤其是在5G技术应用之后,游戏直播领域仍有许多机遇。”

亟需丰富内容和提升业务收入的B站也将目光转向游戏直播领域。上市之初,游戏业务营收曾占B站营收的80%以上,而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游戏业务的营收占比下降到50%,其直播和增值服务实现营收4.525亿元,同比增长167%。2019年12月,B站还拿下LOL(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区三年(2020年至2022年)的独家直播版权。这也彰显了B站继续深耕游戏电竞领域的决心。

虎牙斗鱼合并?快手B站扩张!游戏直播进入下半场

B站曾对外透露,游戏类内容是其最大的内容品类之一,而电竞又是其中最活跃的品类。同时,B站也标榜自己是“国内最大的游戏视频社区”,拥有超过180万的活跃游戏UP主。此外,B站还拥有自己的电竞战队,在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以及守望先锋职业联赛中都出现了B站的身影。

廖旭华则表示,对游戏直播领域而言,快手和B站带来更多是增量。快手和B站有自己的内容和用户生态,但不会对虎牙、斗鱼造成实质性影响,“因为虎牙、斗鱼的‘护城河’很高,而且游戏直播运营又是非常依靠经验和积累的”。

“直播业务这一方面,我们主要着力于提高自身的业务规模,优化业务生态和结构,同时和游戏运营商深化合作和沟通”。快手游戏直播相关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表示,对于行业的动态,快手都一直保持关注,“主要还是学习和研究的态度,对于自身的政策影响不大”。

赛事版权是是双刃剑?

在张毅看来,2020年游戏直播行业的发展仍然值得关注。他认为,游戏直播仍然是游戏宣发、推广与传播的重要渠道,游戏版权与游戏直播互相依存,而目前疫情所导致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国家针对互联网娱乐产业的政策或趋于宽松,这将有利于游戏、直播等行业的发展,“游戏行业也不会断加码投资以及研发产品,直播行业会从中受益”。

目前,我国游戏直播行业已经形成从游戏版权、电竞赛事、直播平台、公会、主播、粉丝等环节于一体的成熟体系,而电竞赛事是其中的核心环节之一。游戏直播平台对赛事版权的竞争也让电竞赛事版权费用水涨船高。

有知情人士透露,B站此次为拿下LOL全球总决赛的国内独播权,版权花费高达8亿人民币。与此同时,LPL联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转播费用也创下新高。其中,企鹅电竞以6000万元人民币独家拍得LPL的S档直播版权,而虎牙直播则在竞标中拿到了A档的权益,而6000万的价格也创下了LPL直播权的中标纪录。

“有了热门电竞赛事就意味着有了稳定的流量入口”,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有了流量保证,平台才有更多机会去拓展广告赞助以及其他收入 。此前,快手曾公布播放S9的数据,其首日观赛人数达到2500万,总共观赛人数7400万,用户创造视频数量30.4万。2020年初,快手在获得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LPL、PGC(《绝地求生》全球总决赛)等重要赛事版权之后,快手直播又获得了KPL的赛事版权,成为KPL七家直播平台之一。

不过,游戏直播流量变现难题依然存在。根据艾瑞咨询《2019中国游戏直播行业研究报告》调研数据,仅有17%的直播用户有过付费打赏行为。此前,斗鱼曾在《Dota2》梦幻联赛S11中试水付费模式,观众需要单独花费6元购买“办卡”道具才能观赛,但由于观众抗议,斗鱼又不得不取消了强制付费观看,免费直播本次比赛。

在廖旭华看来,该现状也在倒逼游戏直播平台做出改变。他表示,“这反而是一个机会,让电竞赛事可以对标体育,付费收入在每个地区不一定都是主要收入,还有很多收入来自于品牌广告和平台广告,直播平台可以在这个压力下去开展赛事商业化的运营。而以前电竞大赛的直接创收太少,其实是一种浪费。”

廖旭华还表示,在2020年,可能会有更多的尾部主播退出,整个游戏直播生态更加专业化,不仅仅是公会,而是向更专业的MCN发展,主播输出的内容不再仅限于直播,收入也不仅限于打赏。“同时还要取决于B站分不分销《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版权了,万一不分销,会增加很多不确定性”,廖旭华补充说。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受疫情影响,人们外出时间减少,游戏与直播等受众在线数量大增。根据小葫芦的数据,仅仅2月3日-9日一周的时间,各大平台礼物收入超过百万的主播就有47人;2月9日当天,YY、斗鱼、虎牙、快手四大平台的礼物总收入接近1亿,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成为人们在家躲避疫情、消遣时间的重要选择。

据老虎证券方面表示,充裕的现金流使得直播行业抗风险能力较强,相比实体经济而言受波及程度较小。随着疫情蔓延,“直播热”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这必然会提振本季度营收和MAU。同时,疫情对直播行业内部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具体体现在直播内容的结构性调整。如户外直播热度显著下降,游戏和秀场板块热度上升。

采写:南都记者 陈培均

相关阅读:虎牙斗鱼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评论内容仅为网友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

回复[]:清除

已有0条评论

本月热点 本周热点 今日热点
Topfor